章节目录 第四部分


    “哇……”这一蹬得更痛,我惨叫一声,身体被后仰,双手一松。白牡丹见机会就像翻身下床,我看到白牡丹马上就要挣脱我的控制,心一恒忍着腹部的痛。一下扑了上去,用自身的体重将白牡丹压在身下。被我压在身下白牡丹还在乱踢乱抓。嘴上也没闲着,还想在咬我一口。让我手忙脚乱很难再次把白牡丹完全控制住。我心想“我不打女人你就敢踢我。还想跑。贱货,这真是进酒不吃吃罚酒。”这时我手碰到了一个硬物。摸上去很光滑是圆柱形。这是?我一下想起这是我昨晚喝剩的半瓶麦酒。我随手拿起那半瓶麦酒。咬掉瓶塞。看着白牡丹的嘴还一张一张想咬我,我看准白牡丹张开嘴的时候。一下把瓶口塞进了白牡丹嘴里,手再在瓶座上一推,直接用酒瓶给白牡丹做了个深喉。看着白牡丹被强行吞咽烈酒时,那白皙的喉颈一阵阵有节奏的蠕动让我产生好像白牡丹真的正在给男人做深的喉错觉。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下身也有了反映。事不宜迟,我念动咒语招幻出一只淫虫。把酒瓶从白牡丹口中拔出,酒瓶一次白牡丹口中拔出,她就开始干呕,咳嗽刚刚她一定被烈酒呛着了。因为这时不禁从她口里咳出了酒水连那精致的小穹鼻也有酒水溢出。眼睛也不停的流泪。烈酒在鼻腔的那种火辣辣感觉一定是很难受的。看着白牡丹狼狈的样子我心想“活该!贱货知道罚酒的味道了吧。”这时我一把我刚刚召唤出的淫虫塞进嘴里。后猛惯一口酒将淫虫咽下。淫虫一旦进入胃马上就被吸收,很快我下身就更加坚挺。长度达到了32,比平时更是粗一倍。我一把撕掉白牡丹的镂空蕾丝t字内裤,分开白牡丹的玉腿,两片肥润的花瓣紧合着,高高墳起,中间一条细细的小溪,色泽粉嫩,有如成熟的水蜜桃。水蜜桃下,是令人神魂颠倒的桃花源,之后则是粉红色的梨涡洞。女人最隐私的地方被男人这样看着白牡丹想抗争,但刚刚被酒水呛的太厉害还没缓过来,只能伸出一只手想去遮挡私处。我看到这冷笑一声,就拿酒往白牡丹头上浇去。白牡丹本能收手回去遮脸。我就拿酒随这她的身体一直往下浇,酒水浇在美乳上随着那高耸的双峰留下,在乳沟回合。浇在平坦的小腹在肚脐回合。最后大多数的酒水多浇到下身私处的花房上。流过粉红色的梨涡洞。我扔掉酒瓶,拔下自己的裤子,露出早已坚硬如铁的肉茎。双手伸到白牡丹的浑圆的美臀下,一使劲抬起美臀。双手一番随着臀沟滑过股二头肌按住膝窝往下一压。把双膝分别压到两肩锁骨上,一双大腿紧紧贴在一对美乳上。让菊门和蜜穴朝天。白牡丹的双脚被我反推过双肩。这时白牡丹已经知道她今天是跑不掉的,一双美目惊恐的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我看见她的那惊恐的眼神,我感到一种施暴过程中的快感。我埋下头想去强吻白牡丹。但她到了现在依然在反抗我,用双手推这我的脸让我没法吻到她。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就给你一点厉害试试。我把按在膝窝的双手滑下,按在床上,有双臂继续替换双手继续压着膝窝。我的双肩分别卡住白牡丹的脚踝。让白牡丹继续维持刚刚的双脚被我反推过肩,屁股朝天的羞辱姿势。我抬屁股冒起腰双脚登在床上。双脚蓄力,一登。“吱呀”床发出一声让人感到牙酸的呻吟。我整个人倒立起来双手支撑整个人的重量。因为白牡丹为了阻止我的索吻双手推这我的脸,档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她不知道现在在发生了什么。我倒立起后把头再往下一埋。白牡丹的双手就不是推着我的脸而是抵着我的头顶。这样我的视角就了看见白牡丹那被酒水打湿的朝天蜜穴了。我用眼睛锁定了白牡丹的朝天蜜穴。肉茎在淫虫的催情效果下,早已经坚硬如铁。再加上现在,正在强奸白牡丹过程中所给我带来得,征服白牡丹身心过程的亢奋感觉,和这个白牡丹蜜穴朝天我双手撑床身体倒立起的变态的插入姿势。已经让我全身每个细胞都兴奋了。心中默想“贱货。尝尝大爷的肉茎!”。双脚一蹬,同时腰一挺。把胯部向前一送。坚硬如铁的肉茎从空中,带着我下半身的重量伴随着空中下落的重力加速度直接贯穿了白牡丹的阴道。重重撞上了白牡丹的子宫口。把子宫压扁,让子宫口内壁撞在子宫后壁上。我的胯部重重的落在白牡丹的浑圆美白的大白屁股上。发出“啪”一声。这声是如此响亮如此的清脆。听着耳中是这样的让人感觉舒服。但我不会这样就满足。因为我相信把事做完并不就是把事做好了。要把事做好就要在做完之前再加把劲。所以我在胯部撞在白牡丹的大白屁股上后马上,双手再次发力,一撑床。让刚刚顶这白牡丹双手的头顶有了一点空隙,不再让白牡丹的双手死死的抵着我的头顶。我把头向后一仰,挺胸,收腹,把双脚尽量向身后伸。全力的送出胯部。让在白牡丹阴道里的肉茎最大限度的深入。头最大限度往后仰,脚也是尽量往后伸,整人崩成了弓形。我这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深一点再插深一点,那怕就是只能在深入那么一点点也是好的。因为每深入一点就会让白牡丹感到每次深那么一点点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刺激。这刺激先是仿佛全身都有被贯穿,被撑裂开的痛苦。但只要过了这个最痛苦的痛点就会,体会到后面那真正的快感,这样的快感是直达白牡丹灵魂深处的震撼。这种的震撼可以说是物极必反,也可说苦尽甘来。其实这后面的快感,这带给灵魂的震撼都只是被外在的强力,强行扭曲了内心的本身的感觉。而自我的本意识为了逃出这痛苦的现实。而转变自己的内心来让自己从精神到肉体得到彻底的短时间的,暂时的解脱。但一切就是这样,就像在滔滔的洪水正在冲击堤坝时,堤坝一但有了缺口,堤坝必毁。在不断的深入中我突然感到从龟头处传来了一阵被紧箍的感觉。同时感觉穿透了什么的感觉。这感觉是在太爽了差点就让我射了。但还是在最紧要的时候收紧了下半身全部的肌肉硬生生的把到了精关口的原精夹了回去。然后我的肉茎就再也无法深入了。在白牡丹的小腹出现了龟头的形状。而白牡丹嘴大张双眼翻白。真是想不到平时的樱桃小嘴能张到现在这样的大。完全可以放下一个鹅蛋。但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这时不是她不想发出声音而是,当在刚刚被插入时感到被贯串身体的痛感刚刚反应过来,就马上感到子宫受到冲撞。双重刺激让她身体感到的痛苦完全超过了她本来精神能承受的极限。在加上两种的刺激几乎是同时到来,实在来的太快,让她直接承担了,她现在所能承受的精神极限双倍。所以她为了彻底的短时间的,暂时的解脱。而扭曲了自己的感知,这样的扭曲就像河水遇到礁石,水自己绕开礁石继续流淌。是水自己做出的选择也是被礁石认可的。就这样白牡丹把自己现在的痛感最大限度减低的同时,让性交的快感最大限度的放大。一但当放大的快感一旦压过了痛感,就用这快感马上去改变被压制的痛感。这样就能暂时排出所有的痛感得到全部的快感。本来这样的快感是很短暂的。可是很多事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预料但最后的结果又是这样的相同。在白牡丹刚刚,排出了全部的痛感得到全部快感的时候。突然她感到一阵前所未有过的刺激。从她下身的子宫里传来。她的子宫被我龟头完全刺入了,这本来是应该让白牡丹发生尖叫的痛苦但她现在刚刚全部排出痛感。能感觉到的全是性交带来的快感。所以白牡丹感到了她今生最大的快感。这快感让她只能张开嘴而发不出声来。这样的表情是马上要晕过去的先兆。白牡丹已经被爽翻了。可我想要是这时白牡丹真晕过去了那不是后面的时间。我就是和奸尸没什么分别了吗。不行白牡丹不能晕过去起码这次不行。我这时把肉茎稍微后抽。后在插入到底。再次撞击子宫内侧后壁,用龟头上的冠狀溝刺激子宫口上的嫩肉。给白牡丹带来更大的快感让她无法昏迷。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这对我们双方带来的刺激可是都是前所未有的。要知道龟头上的冠狀溝可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而白牡丹自己可以说是在我刚刚破入她子宫时就达到了高氵朝。然后每次在龟头上的冠狀溝与子宫口上的嫩肉摩擦都是能够带来一次足以盖过上一次的高氵朝,就这样在上一波高氵朝刚刚到达顶峰时下一波高氵朝就来了,带着白牡丹攀到下个更高的顶峰。白牡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到达高氵朝了。她知道到一会下一波到达时一定可以带她去更高的顶峰。现在的白牡丹的肉体已经完全被征服了。白牡丹她现在已经忘去了一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有能这样不断的攀到顶峰,那怕下一秒就死去也没什么。至于自己的两个女儿,羽虹和羽霓以后会怎样她管不了了。更无法考虑其它的人了,这可以说是白牡丹的无情,是她自私。她只为了这时的自己而放弃了其他的一切。但从自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来观察就是,每个人其实只有两大所求,最早的所求一个是在我们出生时带有的食欲。饥饿感是我们最早的感觉同时它也是伴随我们一生最重要的感觉。第二个本能所求就是在我们成年后的性欲特别是成年后第一个所求得到满足时。这就是饱食思淫欲。一个人成年完全没有性欲是不存在的。那怕是所谓的性无能,也是把性欲压制在最低点。一个人要认识这世界先要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一个人的欲望就是最好的证明。自私是人的本能,但人活着,特别是当有了自己的孩子时,都会意识到人活着不能只为自己。所以人就开始在自私与无私之间挣扎。其实像白牡丹现在所承受的刺激换了,一个普通人早就是因心肺功能过激而死了,但白牡丹不是普通人这点早在她能把痛感转换成快感就能看的出来。而且这样的转换绝对不是一时能成的。这只能说明她原来一定有过类似的经历。只是没这次如此的刺激。这已经能让我能肯定白牡丹有外人所不知的另一面。而且藏的很深,羽虹和羽霓她们一定是不知道的。别说白牡丹的另一个身份她们不知道,就连白牡丹是她们的亲生母亲她们都不知道。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因为在这样的刺激下白牡丹再厉害也是开始只有出气多进气少了。快不行了,还有个问题在这样下去我也快会忍不住了。最关键是白牡丹她是羽虹和羽霓的妈,如果她们知道她们的妈是被我活活操死的。而且前不久她们的爹也是被我间接害死。这以后的日子还用过不,我可还想两个双胞胎加母亲来4p啊!还要可以长久的那种。所以我现在不能射,我要呈现在白牡丹身体已经被我征服。趁热打铁把白牡丹的精神也一起征服,后者的难度显然是比前者大的多。最大的难点就是白牡丹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虽然我也不知道的她的另一面的身份的,但我还是能隐隐约约得到一点的。可我真的不希望我的猜想是对的因为那有可能。一个不好我有可能搭上自己的小命。但身为一个淫欲法术的唯一传人。就算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归属。这就像士兵到在冲锋的路上是一个道理。我将肉茎又往后抽,到白牡丹的阴道口处然后在缓缓的送入。由九浅一深的节奏开始的抽插。这样减低了对我们的刺激,让我们能保持快感的同时有不至于马上崩溃。在这样的节奏下我们的快感在减低,白牡丹的呼吸也在慢慢的恢复正常节奏。在呼吸节奏恢复的同时白牡丹的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开始清明起来。现在正是白牡丹的意识朦朦胧胧的时候,要知道如果要做成一件事它们其实有很多共同的特点,对时机的判断,对机会的把握和在机会来之前的自己力量的储备。厚积薄发就指现在的情况。在白牡丹意识没完全从刚刚的快感中脱离出来时的现在就是一个很好征服她的内心机会,我无法判断这个是不是最好的时机。也没有时间给我思考自己是否现在能做到。可是现在听着白牡丹呼呼的喘息声,我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因为刚刚因几度高氵朝后满脸的红韵。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的发丝,我闻着从白牡丹口中喷出的满含女性荷尔蒙味的火热的香风。她嗅着从我身体里发出的野蛮的原始气息,是现在对于像我们这样正在激情中两人来说,最让人陶醉的味道。我们四目相对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那赤裸裸的欲望。我完全是本能地发问≈ap;quot;还行吗?≈ap;quot;,事后回想这事的时候我对我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说出那三个字都无法做出解释,我明明是在强奸白牡丹,怎么会去问她。一个强奸中的施暴者询问一个被虐者的感受。我关心她的感受。在施暴的时候我怎么会去关心一个被虐者的感受,我是施暴者啊!这时应该用语言侮辱白牡丹的时候,打击她的内心,摧毁白牡丹的意识。抹去白牡丹自己的意识在一张白纸上去画我想要的画面。难道对白牡丹的调教并不是单方面的,在我对白牡丹施暴的同时我也被影响了。疯了我当时一定是疯了。可是当时我的确我说了那三个字是的我问了白牡丹≈ap;quot;还行吗?这是一个询问。也是一种关爱。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三个字在有时却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白牡丹听到我这句话。我发现在白牡丹眼睛里看到了除了欲望以外的别的东西。秒后我发现白牡丹的眼里已经满是水气了,后狠狠的点了下头,只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坚定的“嗯”。其实这刻我根本被反应过来。这时我到底听到了什么,只是在耳朵听到嗯一声后身体开始了本能的动作!先我还是在九浅一深的方式在动作,但慢慢的我感到身下的白牡丹也开始了主动的配合。起初还是在我九浅一深,深的那一下她提高胯部迎合我的冲击。让我们那一下达到最深处。每次顶到最深处时白牡丹都会发出满足的呻吟!再几次的呻吟后。白牡丹更加主动的迎合我,这时我也放弃了九浅一深的方式换成了每一次都尽根没入。每次都插到了最深处。白牡丹已经从越来越激烈的呻吟变成了浪叫。房间里的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床上的两具肉体在疯狂的盘场大战。每当我抽出时白牡丹会收回胯部,这样才能让我32厘米的肉茎达到她的阴道口只让龟头保留在阴道里。让整个阴道的肉壁都能被我的冠狀溝刮过。在我插入时白牡丹会全力的提起胯部让我尽根没入。插入她的子宫让龟头撞在子宫内壁上。我知道这样下去我也会到达顶峰。我这时对白牡丹说“再生个孩子把,和羽虹羽霓一起我们做一家人!”白牡丹在听到前半句话时她感到了愤怒和屈辱,因为白牡丹和心灯居士在一起时她们的两个女儿被人拿来威胁她们夫妻。做了很多违心的事。白牡丹还被这个人多次施暴后,怀了孕给那人生了个孩子。在那孩子出生后就马上就被带走了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所以当她听到前半的时候让她想起了那悲惨的过去。但当她听完这句话时,她被感动了。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对于一个已经失去家庭的女人。却再次得到机会让她能再次拾回,她所失去的一切。这让她感动的同时也感到了幸运。在白牡丹感到幸运时。她一把抱住了我,像八爪鱼样缠上了我。一口吻上了我的嘴。这吻来的太突然也太猛烈了她的拥抱也同样。我感觉到的是我整个人都被白牡丹抓住了。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白牡丹的感情来的是那样的激烈。唇是如此只火热,她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在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疯狂的纠缠在一起。下身疯狂的挺动着腰胯迎合。我觉得好像我的整个肉茎每一寸都感到了被挤压。我感到了来自白牡丹灵魂的契合。喷发在此刻到来。白牡丹感到我火热的熔岩,烫得她到达了高氵朝。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白牡丹高氵朝的次数太多,还是我忍太久。也许是我厚积薄发把。整个高氵朝的过程,就像两个正在发作癫痫的两个癫痫病人。用欲生欲死都不能完全形容这感觉。只能说这一切太疯狂了。我们的高氵朝虽然不是同时到来却是同时结束。这一切是这样的完美。我觉得此刻,我已经征服了白牡丹。身心一体的征服。这让我感到满足。许久,雨散云收。两人却没有分开。而是男上女下紧紧地相拥。

    下章预告约翰≈ap;iddot;法雷尔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他知道白牡丹有双重身份来但他知道白牡丹的另一个身份时他第一想到就是,今天看来是自己死定了。如果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床上ooxx时知道自己快死了,可能会马上阳痿。但当约翰≈ap;iddot;法雷尔知道自己一旦阳痿就是时的时候。完事后也是一个死,约翰≈ap;iddot;法雷尔该怎么办?难道让白牡丹一直保存在高氵朝中。这是淫术士最高境界吗?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