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直身体,看着白牡丹哭叫着,无助的样子,原本盘起的秀发已全部散落披在肩上,有若暴雨中的梨花,另有一番惹人怜爱的美态,不由得淫笑着说:“哈哈……白大夫,无谓的挣扎只是浪费力气,今天你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的,配合一下,别给自己找痛苦,准备享受欢乐吧。”说完,我挺着胯间的凶器,走近去抱白牡丹。

    白牡丹双手护胸,一边闪避,一边惊恐地哭叫着:“呜呜……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放过我吧,呜呜……”

    我丝毫不理会,犹如猫戏老鼠,一步一步逼近白牡丹,渐渐把她逼回大床边。退无可退之下,白牡丹被逼得双腿一软,倒在大床上。

    我看着白牡丹倒在大床上,大叫一声:“美人儿,我来啦。”飞身扑向白牡丹。

    白牡丹吓得尖声叫着:“走开,不要过来,你这个畜生,不要过来,放过我吧,呜呜……”手脚乱抓乱蹬不让我靠近。

    女神医为了挑药粉方便,十只纤纤玉指皆留有尖尖的指甲,玉腿上仍穿着高跟鞋,被抓蹬在身上也颇为疼痛。一不留神,我被打中几下,身上又多添了几道血痕,只觉得火辣辣的十分痛。

    我也不气恼,只是一个劲地淫笑着说:“噢……倒是瞧不出白大夫这么够味道,野心十足,不过你干都被我干了,现在才这么挣扎,不嫌晚了点吗……”

    一边淫笑,我一边站在大床旁作势欲扑,不时瞅准空隙伸手捏捏玉乳,摸摸玉腿,戏弄着这美艳熟妇。

    白牡丹终归力弱,不可能持久乱舞手脚,时间一长,白牡丹开始娇喘嘘嘘,手脚开始放慢,哭叫声也减弱下来。

    我见有机可乘,上前一下紧抱着白牡丹,白牡丹此时已全身乏力,只好不断扭动娇躯挣扎着。

    我把白牡丹的娇躯紧紧贴着自己,随着白牡丹娇躯不停扭动,尖挺的玉乳按摩着我胸膛,温软舒服的快感难以形容,更助我的淫兴。

    低头看着白牡丹无力地挣扎着,泪水不停地从大眼中涌出,我淫笑着说:“不用怕,有什么好哭的,这又不是你我的第一次,不要哭,先亲一个。”说着伸嘴吸舔白牡丹俏脸上的泪珠,舔干泪珠再顺势吻着白牡丹娇艳的樱唇。

    白牡丹并不愿意,见我强吻自己的樱唇,马上张开嘴唇,咬着我上唇,我上唇被咬破,即时鲜血直冒。

    这反应在我预期之内,但伤害仍是惹起我的怒气,不由分说,左手一下用力叉着白牡丹纤颈,右手捏着白牡丹香腮,用力捏开牙关抽出嘴唇,右手再摸摸上唇,全是鲜血,心中无明火起,右手抬起正欲给她一耳光。却突然想起打女人那是最无能的男人做的事。我来这不是为了打女人。是来搞女人的。

    想再要是打了,如果被人看出外伤对其他人更是不好交代,也就缩手了,只是左手仍用力叉着白牡丹的纤颈,右手抓起白牡丹一边玉乳狠力搓揉着。牙关紧咬,列开嘴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配上刚刚被白牡丹咬破正在滴这鲜血的上嘴唇,加上脸部的肌肉紧绷,维持一个恶魔的笑容。因为这恶魔的笑容让本来被咬破的上嘴唇的伤口撕裂的更大让更多的鲜血流出,从上嘴唇流出经过上门牙滴到下牙床和下嘴唇中的凹槽里,鲜血灌满凹槽后顺着下嘴唇滴到地上。伤口上传来的痛感让我对白牡丹有了想要报复的愤怒。加上想到我马上要对白牡丹要做的事让我更加亢奋。这让我的双眼充满了血丝。看上去我就像双眼在喷火。我用这喷火的双眼面对面死盯着白牡丹的眼睛。我和她的鼻子几乎要碰在一起。白牡丹美丽的脸上能感觉到我鼻子中呼出的热气。这双喷火的眼睛让她无法在与我的双眼直视。她眼光下移来避开我的眼光。这个避开我眼光的动作让我知道,我在这时已经站到了上峰。更增强了我对她调教的信心。因为在她眼光下移时看到了我被她咬破的上嘴唇,鲜血是从那里流出。流过了上门牙滴在下牙床和下嘴唇中的凹槽里,然后灌满凹槽后顺着下嘴唇滴到地上。在怎么近的距离里在白牡丹眼里这滴着血的嘴唇,形成了一道鲜血的瀑布。因为她自己是医生的情况当她看到这道鲜血的瀑布是因为她造成的时候加深了她自我的负罪感。这是她想逃避现实闭上双眼,我怎么可能让她如愿。我马上加大了双手的力度让她在颈部的窒息中和右乳上传来的痛感中让她无法闭上眼睛。没法逃避这残酷的现实。让她看着我喷火的双眼。我牙关紧咬,用喉咙里声带的摩擦,发出了像齿轮摩擦才能发出的低沉的刺耳破音。“死贱货,真是犯贱,想斯文些对你都不行。”在说话时候嘴唇上的鲜血有一点喷在了白牡丹的脸上。鲜红的鲜血喷在美丽白皙的脸颊上真是一种亵渎的快感。白牡丹纤颈被我手紧掐,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俏脸憋得通红,双手捉住我的左手奋力想掰开,玉腿乱蹬,不经意一下蹬在我腹部。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